|
|
|
|
|
|
|
  當前位置:首頁>> 雙擊自動滾屏


四川方言詞語的多層次研究——評介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

2005/3/29 14:36:02    劉瑞明  閱讀38287次
 

摘要: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把蜀語與漢語詞彙作多層次結合研究,對補《漢語大字典》、《漢語大詞典》及其他一些著名辭書的缺失多有發明。一,糾正誤釋;二,指出應收而失收的詞條或義項;三,提前詞語的時代;四,落實古代辭書生僻詞語的所自。

關鍵字:四川方言詞語  多層次研究

 

    蔣宗福教授所著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(巴蜀書社200291),不僅對四川方言有許多細緻研究,而且突破了就方言研究方言的局部性。

劉又辛先生爲本書寫的《序》中說:

“我覺得這部著作的出版,可代表華語詞彙研究的深入和傾向。”

“考釋是很不容易做的一套學問。六年前,我在《重慶方言詞解·序》中曾說過這個意思。當時曾曉渝幾位學友編那部書時,我曾建議把一些詞語考證清楚,書名就叫‘重慶方言詞語考釋’。我說,如果能考證出三五百條,就很不錯了,後來因爲急於出版,祇得改了書名,用個‘解’字,意思模糊些,躲過了考釋這個難關。現在蔣宗福教授的這部書就要出版了,我之所以感到高興,正由於上述種種原因。

考釋方言詞語,其要點有二:一是求源,二是比較。求源就是從古籍中覓取詞語的源頭和書證,比較是用方言詞語同通語或其他方言中相同相關的詞語相比較。如果從這兩方面都得到印證,是最完善的考釋。如果祇從一方面得到可靠的印證,能令人信服,也是好的。反之,如果兩方面的印證都缺乏,也可以把前人和自己的揣測列舉出來,注明‘待考’字樣,以示‘闕疑’,等待後來人的補充糾正。這種方法,可以簡略地稱之爲歷史比較法。

用這個標準來衡量蔣先生的這部書,我認爲,作者所使用的方法,大體上是這種方法。書中有不少精闢的考釋,或采自通人,或是作者的卓識,都足以令人信服。”

劉又辛先生的譽評是如實的概括,本文試作詳說。一般方言詞典僅是著錄詞語、注音、釋義、擬編例句。可以說這祇是平面的基礎資料彙集,基本上不涉及深層次研究。蔣宗福教授對自己的這本書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《前言》中對“四川方言詞語考釋的意義”,說是:“讓世人瞭解四川,讓四川走出西南,走向世界。”這有多方面的內容,單就語言學本身來說,筆者認爲這正是以四川方言詞語爲語料,以漢語詞彙研究爲終極目標,進行深入細緻的多層次考釋,從而推進漢語詞彙的深入研究。相對來說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、《漢語大字典》、《漢語大詞典》(按,後文簡稱《現漢》、《大字典》、《大詞典》)及其他一些著名辭書代表著漢語彙研究的一般情況,本書也正是以它們爲參照而作深入,因而是確有成就的。

成就之一,糾正誤釋。

《金瓶梅》第十一回:“有人說我縱容他,教你收了,俏成一幫兒哄漢子。”白維國《金瓶梅詞典》:“俏:聚集(成夥);湊。俏,‘湊’的方音寫法。”按句意所釋的“湊”雖合宜,但“方音寫法”的解釋則無據。本書言:“俏”是“帩”的同音借字,義爲“縛”。《廣韻·笑韻》:“帩:帩縛。”《集韻·笑韻》:“帩,縛也。”是爲確證。又引禪燈語“緊峭(字或作:悄、捎、稍)草鞋”中應即“帩”的音誤、形誤字。又引《說文》:“繑,絝紐也。”段注:“脛衣上有系,繫於褌帶曰繑。”即“繑”也是繫、縫的意思。《大字典》:“繑:一種縫紉法。將布帛的邊向裏卷,然後縫合,使針腳不外露。如:繑邊兒;繑一根帶子。”此是特指義,而失收繫、縫的本義。又引楊樹達《長沙方言續考》百十五《削》:“長沙謂縫衣如峭之平聲,云補補峭峭,久疑不知當作何字。近讀《荀子·臣道篇》云:事君者有補削,無矯拂。王引之云:削者,縫也。《韓子·難二篇》曰:管仲善制割,賓胥無善則縫,隰朋善純緣。衣成,君舉而服之。制割、削縫、純緣,皆兩字同義。《呂氏春秋·行論篇》:莊王方削袂。《燕策》曰:身自削甲札,妻自組甲絣。蓋古者謂縫爲削,而後世小學書皆無此訓,失其傳久矣。樹達按:王氏發明削的縫義,石破天驚,精當無比。余因悟補峭當作補削字,蓋古音讀削如峭。《山海經·西山經》云: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。注云:削成,今山形上大下小,峭峻也。《釋名·釋兵》云:刀,其室曰削。削,陗也。其形陗殺裹刀體也。今長沙言削如峭,削之古音也。”

如此廣博的引證使人歎服,而又再深入一步言:其實,以上各字,或均爲“敽”之音借。《說文·攴部》:“敽,連也。”但《大字典》雖釋爲繫連,又另引“一說‘繫連’當爲‘撃連’,義爲相合。《玉篇·攴部》:‘敽,擊連也。’”又引《說文通訓定聲·小部》:“‘敽乃干’鄭注:‘猶繫連也。’按:器有罅,拍而合之曰敽。鄭注‘繫’字‘撃’之誤。”本書辨言:“‘擊連’不辭,‘擊’實即‘繫’之形誤,朱氏所說非也。《大字典》不察,治絲益棼。”所論精當。

《金瓶梅》第五十三回:“而今才住得哭,磕伏在奶子身上睡了,額子上有些熱剩剩的。”又第五十四回也有“熱剩剩”一詞。本書言:或以爲“剩”爲“剌”字形誤,恐非是。今川北綿陽、梓潼等地有此說法。

高文達主編《近代漢語詞典》:“臥龍袋:睡袋。”本書舉《兒女英雄傳》第三十一回:“祇見鄧九公皮襖也不曾穿,祇穿著件套衣裳的大夾襖,披著件皮臥龍袋,敞著懷,光著腦袋。”第三十二回:“又見天氣冷了,給他作了幾件輕暖細毛行衣,甚至如斗篷、臥龍袋一切衣服,都備得齊整。”以及其他例句,糾誤而另釋爲“一種男式便衣”。

《大詞典》“蠚麻”條引李實《蜀語》“音謔,又音釋”。本書言“恐非是”,引《蜀語》原文爲蠚音涎。此補言,筆者家鄉甘肅許多地方就讀“涎麻”音。

《大詞典》:“磢:洗滌;清除。”不恰切。本書引《山海經·西山經》:“錢來之山,……其下多洗石。”郭璞注:“澡洗可以磢體去垢圿。”又引《廣韻》“瓦石洗物”,《集韻》“磨滌也”對釋義作糾正。此可補言,甘肅話用硬物來回摩擦別物的單音詞讀音與此字同,當即此字。

《西遊記辭典》謂“把滑”爲“滑動”。本書言釋義正相反,非是。何孟春《餘東序錄摘抄》卷六:“今世俚語‘前人失腳,後人把滑’,即漢諺‘前車覆,後車戒’之義也。”

成就之二,指出《大詞典》應收而失收的詞條或義項。

宋梅堯臣《絕句五首》“船頭拍翅野鴨浴,水上擺子獰魚跳”例,指出《大詞典》失收“擺子:魚在水中産卵”義。失收“白雨:夏天的暴雨”。《古詩源·綿州巴歌》:“楊平山,撒白雨。”《大詞典》有“茨菰”,失收“慈姑”。本書補白居易《履道池上作》:“樹暗小巢藏巧婦,渠荒新葉長慈姑。”並引《本草綱目·果六·慈姑》:“一根歲生十二子,如慈姑之乳諸子,故以名之。”失收“橘柑:橘子”。《東周列國志》第六十九回:“臣聞受君賜者,瓜桃不削,橘柑不剖,今蒙大王之賜,猶吾君也,大王未嘗諭剖,敢不全食?”失收“局面:體面,漂亮”,即今所謂要風度不要溫度。元無名氏《水仙子·喻雙陸》:“風流局面實堪誇,有色教人心愛煞。”高明《琵琶記》第三十四出:“官人把襖子都脫了,身上這般寒,甚麼意思?(淨)寒由他自寒,不可壞了局面。”

“蓮藕”偏義指蓮,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已有“蓮藕菰蘆”例。指藕,《藝文類聚》卷八十二引《周書》曰:“藪澤已竭,即蓮藕掘。”此兩義後世習用,今語也多見。或作“荷藕”,而《現漢》、《大詞典》等卻都無詞條。

《大詞典》有“死乞白賴:謂拼命糾纏”,用《醒世姻緣傳》及更後的例證。而失收《金瓶梅》及《醒世姻緣傳》都有的“死氣白賴”詞形。筆者補言:例句未必都有乞求的事理。而“氣”猶“性”,應是規範詞形。“乞”是記音別寫字。

《大詞典》“頭信:①謂爽性;索性”,用《醒世姻緣傳》例。本書指出同書還有“投性”、“投信”的寫法,失收。按,“投性”應是規範詞形。

失收“垢圿:污垢”。郭璞注《山海經》有“去垢圿”語。姚秦鳩摩羅什譯《坐禪三昧經》卷上《第一治貪欲法門》:“淫欲多人習不淨觀,從足至髮,不淨充滿,髮毛爪齒、薄皮厚皮、血肉筋脈、骨髓肝肺、心脾腎胃、大腸小腸、屎尿洟唾、汗淚垢圿、膿腦胞膽、水微膚(明按,此處當脫一字)、脂肪腦膜,身中如是種種不淨。”(圿,原作“坋”,蔣宗福據唐慧琳《一切經音義》卷七十五《坐禪三昧經》上卷注校改而確。注爲:“垢圿:下姦拜反。《考聲》云:圿亦垢。”)《廣雅·釋言》:“圿,垢也。”《廣韻·黠韻》:“圿,垢圿。”本書言,今川北綿陽、梓潼、三臺、江油,川中資陽等地習用此詞。筆者家鄉甘肅以及西北方言有此詞地方很多,實際是通用的口語詞。《大詞典》有“圿,污垢”條,即引郭璞注《山海經》語,可見對“垢圿”詞失之交臂,應收而未收。

元鄭光祖《梅香》第二折:“我祇將這簡帖兒告與夫人去,把你這小賤人,拷下你下半截來。”《歧路燈》第六十五回:“把下半截打掉了,才趁我的心哩。”清遊戲主人《笑林廣記》卷六《下半截》:“……夫責以前約,妻曰:‘我原講過是下半截。’”本書以這幾例言“下半截”均指陰器,《大詞典》詞條缺失。按“下半截”而可打下來,自然是就男陰而言。所以《㑳梅香》例誤,那是此說法的常義,指稱腿。《金瓶梅》兩種用法都有。第七十五回潘金蓮對西門慶說:“我到明日打聽出來,你就休要進我這屋裏來,我就把你下截咬下來。”特用“咬”字。紀昀的故事:一次他對人說某宦官的劣行,恰好那宦官走來,便不說了。人們問爲什麼不說了,他朝著宦官說:他的下邊沒有了。“他”雙關故事和宦官,人們會心的笑了。

《大詞典》“疑狐”引《京本通俗小說》例,本書舉出西晉竺法護譯《佛說阿惟越致遮經》卷下《開化品第十四》:“若有人,聞此深經即歡喜信,非以疑狐,福過於彼。”更難能可貴的是舉出未收而應補充的“疑乎”。如《太平經》丙部之十一:“行去,書中有所疑乎,來問之。”《列子·湯問》及韓愈《送齊皞下第序》的例子。按“疑乎”早於“疑狐”,證明後者是前者的諧音趣難詞形,所謂從狐性多疑作比喻的說法便是民間詞源了。

對《大詞典》所收詞語補充未及的詞義。“抉”用爲“掘”的翹起、突起義,如《西遊記》第三十三回:“行者見了,心中暗喜道:‘好東西!好東西!我若把尾子一抉,颼的跳起走了,祇當是送老孫。’”。“妹子”失收指姑娘、女孩義。如《紅樓夢》第十六回:“姨太太打發了香菱妹子來問我一句話,我已經說了,打發他回去了。”《好逑傳》第三回:“隔壁妹子昨日還言三語四,不肯順從,今日爲何就一口應承?”並舉有可佐證的相關同義詞語“妹娃兒”、“妹崽”。“母子”失收指雌性禽獸義,如《祖堂集》卷七《雪峰和尚》:“藏主便問:‘三世諸佛在什摩處?’師忽然見有個豬母子從山上走下來,恰到師面前,師便指云:‘在豬母背上。’”《醒世姻緣傳》第五十二回:“槽頭買馬看母子。”“撇脫”失收指“容易”義,如《二刻拍案驚奇》卷十五:“怎麼回來得這樣撇脫,不曾吃虧麼?”

《大詞典》“老漢”③謂“稱人之父,常含輕慢意”,引巴金《豬與雞》;④謂“稱人之夫”,引李季《王貴與李香香》。卻失收“妻稱丈夫”的常義。《太平廣記》卷二百六十四《韓伸》:“其妻又自家領女僕一兩人潛至,匿於鄰舍,俟其夜會筵合,遂持棒伺於暗處。……有同坐客,暗中遭鞭撻一頓,不勝其苦。□後遣二青衣,把髻子牽行,一步一棒決之。罵曰:‘這老漢,□落魂不歸也?’”

成就之三,提前《大詞典》詞語的時代。

《大詞典》“翠:鮮明”例爲蘇軾詩“一朵妖紅翠欲流”。本書補嵇康《琴賦》“新衣翠粲,纓徽流芳”、《敦煌變文集·維摩詰經講經文》“曳殊常之翠彩”等多例。《大詞典》“打捶:打架”引《陝西通志》例,本書補姚秦竺佛念譯《出曜經》等例。對“燈盞”詞從元劇例提前到《舊唐書》。“度:送”,從《大字典》的《敦煌變文集》例提前到晉葛洪《神仙傳》。

《大詞典》“箸:筷子”的例子是老舍《四世同堂》。本書提前到五代《祖堂集》卷九《湧泉和尚》:“我道三隻箸子拋不落。”植物油叫“清油”例子是周立波《暴風驟雨》、李劼人《天魔舞》。本書舉隋闍那崛多譯《大方等大集經賢護分》卷二《思惟品第一之二》:“如人盛壯容貌端嚴,欲觀己形美惡好醜,即便取器,盛彼清油,或持淨水,或取水精,或執明鏡,用是四物觀己面像,善惡好醜,顯現分明。”又舉唐、明、清各代例子。“坐:居住”義,《大字典》是宋代例,《大詞典》是清代例。本書舉隋闍那崛多譯《佛本行集經》卷三十五《耶輸陀因緣品下》:“爾時其父,爲彼童子,造立三堂。一擬冬坐,二擬春秋兩時而坐,三擬夏坐。擬冬坐者,一向溫暖;擬夏坐者,一向風涼;擬於春秋二時坐者,不熱不寒,調和處中。”豬肘子叫“膀”,《大詞典》是李劼人《大波》例。本書舉《玉篇·骨部》:“髈,股也。”“開首:開始”,《大詞典》是《兒女英雄傳》例。本書舉宋代《朱子語類》卷八十三《春秋》:“《春秋》一發首不書即位,即君臣之事也;……開首,人倫便盡在。”

成就之四,使《說文》、《集韻》等古代辭書中的不少不知所自、無例證的生僻詞語,落實爲還活在口頭上的方言詞。

《集韻·入聲·屑韻》:“ :必結切。弓戾也。”《蜀語》:“弓戾曰 音別。……凡器物、指甲裂皆曰 。”《四川方言詞典》此詞有音無字。《大字典》“ ”條僅引《集韻·入聲·屑韻》。由本書知是四川方言。

《說文·牛部》:“ ,牛羊無子也。”徐灝注箋:“豈謂牛羊老不復生子歟?”本書引《蜀語》:“牛羊不生子曰 音超。謂婦人不生子亦曰 。”對徐灝注有所糾正。

《廣韻·模韻》:“跍,蹲皃。”本書引《戲曲劇本選集·五臺會兄》:“手扒欄桿過橋嘴,但見烏鴉跍幾堆。”《蜀方言》卷上:“踞地曰蹲,曰跍。”《蘄春語》:“今吾鄉謂蹲曰跍,亦曰蹲。”

《說文·言部》:“詿,誤也。”本書引《新方言·釋言二》:“詿誤爲漢人常語。……武昌、長沙謂錯誤爲詿,音如拐,此乃本義。”四川話也讀“拐”音。《蜀籟》卷四:“苦瓜削皮子拐了,絲瓜摳瓤子也拐了。”《躋春臺》卷三《心中人》:“他是火癥,我以涼藥,怎麼得拐?

《廣韻·翰韻》:“熯,火乾。”本書引《警世通言》,謂“用微火煮或熱”,重慶、綿陽、梓潼等地習用。《廣韻·侯韻》:“ ,貪財皃。”《長沙方言考》:“今長沙謂多以物入己曰 ,又曰 。”《巴縣誌》:“蜀語謂貪得爲 ,貪欲爲 心。”

《玉篇·心部》:“ ,噁心也。”《廣韻》同字注音:芳萬切。此字未見文獻用例,《四川方言詞典》作“翻( )”。

《說文·言部》:“諯,數也。一曰相讓也。從言,耑聲。讀若專。”段注:“數謂相數責也,今音讀上聲。相讓,相責讓,二義略同耳。”本書引《金瓶梅》第十二回有“平空把我纂一篇舌頭”,《醒世姻緣傳》有“說人長短,纂人是非”的話,釋者都以編纂義解釋。《大詞典》“纂”⑧謂“咒駡”。《四川方言詞典》作“轉”。本書言:其實,本字都是“諯”。

《說文·部》:“衁,血也。從血,亡聲。《春秋傳》曰‘土刲羊,亦無衁也。’”《新方言·釋形體》:“淮西謂豬血曰豬衁子,雞血曰雞衁子。”《蘄春語》:“今吾鄉謂鳥獸血,皆曰衁子,讀類裝潢之潢;貴州語亦然,讀類潑 。”本書言:今川人仍把豬血叫衁子、血衁兒。重慶近年有地方名菜“血衁魚”,亦用血衁作火鍋原料。“衁”或作“旺”,是由曉母變讀爲爲母上聲的同音借字。

如果對各地方言都能如此精細研究,那不僅方言詞,而且漢語彙的研究就可得到長足的進步。自然,本書也有不足之處,也很有代表性,容另文專門申說。

[刊於《中國俗文化研究》第二輯。成都:巴蜀書社,2004年第1版。]

 


[相關信息]
  雅俗研究三十年——在中國俗文學學會成立二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(2005/10/11 10:30:44)[33969]
  《寒山詩注》芻評(2005/3/29 14:43:12)[89222]
  新的視野、新的開拓——讀王昆吾先生《從敦煌學到域外漢文學》(2005/3/29 14:38:35)[28214]
[更多... ]


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 版權所有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四川大學文科樓2樓(望江校區) 郵編:610065

電話:+86-28-85411348 電子郵箱:suwenhua.scu#163.com (請發郵件時將“#”符號替換為“@”符號) [管理入口]
水果机闯关 牌九大小 浙江浙江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湖北快3推荐 陕西11选5中奖牛人 2019注册不限ip送彩金 东方6+1走势图带连线 腾讯棋牌麻将下载 吃鸡游戏电脑版 连锁靠什么赚钱 买彩票选择哪个网站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p3试机号近100期 赚钱生命中图片 福彩3d历史开奖号码 街机电玩捕鱼千炮版 分分彩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