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  當前位置:首頁>> 雙擊自動滾屏


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——聽康達維教授講座有感

2016/11/15 9:19:41    石英  閱讀3063次
 

在連續兩周康達維教授有關漢賦研究的學術史與翻譯的講座后,終于迎來了他有關中國文人山岳觀的講座。

    首先,康達維教授比較了西方和中國不同的山岳觀。他指出最早歐洲人并不欣賞山脈,如Marjorie Hope Nicholson所言:“直到17世紀,作家和旅人還將山脈描繪成“疣贅、膿腫或者給大自然這個細心的主婦掃地出門的垃圾——世上的不毛之地,對只為到達平原地帶才翻越阿爾卑斯山的人來說毫無意義,更無魅力了。”直到十八世紀浪漫主義的興起,歐洲才開始了欣賞山岳。圣奧古斯丁《懺悔錄》寫道:“世人出外,但見山岳之峻、波濤之巨、江流之廣、汪洋之袤、星辰之行即驚訝莫名。而渾然忘其身矣。余時常論及此等事物,然未嘗以眼目直觀之。余若非見之于心目之內,追憶之中,且見其間廣宇歷歷,一如觀之于身外之塵世,則斷不能言及眼目所見之山岳,波濤、江流、星辰,或道聽途說之汪洋。然凡此種種,人皆不以為奇。”盡管彼特拉克(Petrarch)十分責備自己“貪戀塵世享樂”,他也不得不由衷贊賞(風景的)所有細微之處。對此,Marjorie Nicholson指出:“在梵度山上,彼特拉克曾在一瞬看見了‘榮耀之山’,那一瞬既過,他的眼神就在‘陰郁之山’的陰影里黯淡了。”與之相反,中國人鐘情于山水由來已久。早在《論語》中就有“智者樂水,仁者樂山。知者動,仁者靜,知者樂,仁者壽”的記載。對此,康教授引用了海陶瑋(James Robet Hightower)關于西漢韓嬰的《韓詩外傳》的闡釋:“問者曰:‘夫仁者何以樂于山也?’曰:‘夫山者,萬民之所瞻仰也。草木生焉,萬物植焉,飛鳥集焉,走獸休焉,四方益取與焉。出云道風,從乎天地之間,天地以成,國家以寧,此仁者所以樂山也。’”康教授繼續引用葛洪關于避亂入山的記載道:“凡為道合藥,及避亂隱居者,莫不入山。然不知入山法者,多遇禍害。故諺有之曰:‘太寧之下,白骨狼藉……山無大小,皆有神靈。山大則神大,山小則神小也。入山而無術,必有禍害。’”孫綽《游天臺山賦》:“仍羽人于丹丘,尋不死之福庭。”此外,陸機《應嘉賦》:“茍形骸之可忘,豈投筯其必谷。”宋玉名下的《高唐賦》、馬第伯《封禪儀記》也有相關記載。總括之,與西方不同的是,不管古代人入山是為避亂也好,或為尋不死之藥也好,山水都與古人之性情密切相關。古人們在山水中陶冶情操,寄其所托。換言之,山水乃是理解古人之樞紐。

    由此,康達維教授進一步指出,談到山水,不能忽視的人是謝靈運。他引用戴密微談謝靈運對中國山岳文學的貢獻時說:“山水詩的鼻祖,更確切地說是山岳詩的鼻祖。有關山岳的詩歌,正是在謝靈運手中達到了前無古人的超凡脫俗、凝練優雅的境界。”康達維教授認為謝靈運傾情于山水乃是祖傳。其祖父謝玄曾言山居生活是:“仰前哲之遺訓,俯性情之所便。”而名為東山的別墅始寧(即浙江上虞之南,嵊縣西北),則是由謝玄一手創建。謝靈運道:“經始此山,遺訓于后也。性情各有所便,山居是其宜也。”故知“山居”是其家族傳統。謝靈運在《山居賦》和《述祖德》中把謝玄描寫成一個情愿遠離官場與軍旅的混亂,而歸隱山中的隱士。同時,康教授指出謝靈運運用了黃帝和堯的隱居來進行類比。他認為黃帝“邁深心于鼎湖”(在鼎湖遺世成仙),堯“送高情于汾陽”(隱居在汾水之濱)。至于應璩的書信中言:“故求道田,在關之西。南臨洛水,北據邙山,讬崇岫以為宅,因茂林以為陰。”謝靈運則批評道:“二家山居,不得周員之美。”由此,康教授指出謝靈運心目中的山居生活應該有如下一些特征:一、守拙。西晉潘岳《閑居賦》:“仰眾妙而絕思,終悠游以養拙”。二、清曠。《山居賦》:“棲清曠于山川”。三、有別于漢大賦。謝靈運認為賦要“廢張、左之艷辭”,“去飾取素”。因此,每常一事會心,“與其意合”,他就“悠然而笑”。所以謝靈運傾心于做一個農夫,在大自然的山水里泯然道合。此外,康教授還注意到謝靈運還多與佛道人士交往。慧遠就曾派弟子前往京城建康請謝靈運為之作佛影銘。至于道家,謝靈運認為未及佛家之高。康教授這樣中肯的言論吸引了筆者的注意。唐顏真卿在《顏魯公文集》卷十四中就指出:“撫州城東南四里有翻經臺。宋康樂侯謝公元嘉年初,於此翻譯《涅槃經》。因以爲號公諱靈運,陳郡陽夏人也。”除此之外,謝靈運所藏之書中,有四百多卷都是佛經。他對山居生活的熱愛,影響了后世僧人山居生活的傳統和創作山居詩的習慣,如唐五代僧人貫休《禪月集》中就有二十四首《山居詩》。以至于后世“山中人”成了僧人的別名。

接著,康達維教授對《山居賦》的具體寫法進行了分析:一、方位。枚乘《七發》:“既登景夷之臺,南望荊山,北望汝海,左江(蒲陽江)右湖(巫湖),其樂無有。Francis Westbrook評道:“以此(即方向模式)作為其賦語言魅力的一部分,并在修辭上將他的住所放在宇宙的中心——漢賦作家也是這么寫皇帝的朝廷的,謝靈運將自己的別墅營造成了一個微縮的宇宙。”二、通感。Francis Westbrook對賦中感官描寫總結道:“以間接或非同尋常的方式觀察事物。不但多種感官給混淆了,以一種感官感知到的諸多事物也給混淆了。”三、自注。康達維教授認為謝靈運自注,為了當時的讀者更流暢易懂。賦雖有奇幻之處,其靈感則來自真實山川,若讀者忽略這一點,謝靈運棲山居水之論就是空談了。四、動植物。蓮花、椒塗、竹林、魚、鳥等。尤其是蓮花,康教授強調其作為佛教的象征物,認為謝靈運的種植具有深意。

與此相關,康達維教授還介紹了有關山水研究的論文和學者。他指出關于“字里行間”的山水這一概念,見柯睿Paul W.Kroll頗有啟發性的論文,《盛唐詞匯中的風景與字里行間的山水》(Lexical Landscapes and Textual Mountains in the High T’ang,《通報》1998年第84期,頁62-101 。而“紙上山水”這一概念,則見宇文所安(Stephen Owen)的《流放中的圖書圖書館員:謝靈運的紙上山水》(The Librerian in Exile: Xie Lingyun’s bookish Landscapes),《中古早期中國》200410-1,第一部分,頁203-26。田曉菲則認為山在文人心中的新形象是“為了達到靜默的專注,而采用靜態(停止行為)、靜情的一種過程。”

經過連續兩周的講座,康教授深入淺出,由表及里地層層剖析,最終以謝靈運的《山居賦》為終,給老師、同學們描繪出整個中國文人的山岳觀。在中國人心目中,作為東晉王、謝兩大家族之后代,謝靈運是一個親切的名字。他把山水從玄言中解放出來,讓其作為一個獨立的審美對象進入中國人的視野。自他之后,中國無數文人志士莫不放浪形骸于山水之間。他們居廟堂之高,不忘山林之志趣;處臨泉之下,仍懷廊廟之經綸。佛、道教人士更是以山林為歸宿,在其中修禪悟道、樂此不疲。故山水賦、山水詩、山水畫大興,影響了整個中國文化的走向。換言之,怎樣理解山水,將是怎樣理解中國古人的關鍵所在。康達維教授作為一個美國學者,能洞悉中國文化如此之深,除其為學之精審之外,更難得的是他這份情志。也唯有心性相投,情之所致之人,才能有如此知音之言。古有伯牙、鐘子期之遇,今山川得遇康達維教授之譯介,實乃中國山水的大幸也。古語云:“云山蒼蒼,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。”此乃康達維教授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2015級博士 石英)

 


[相關信息]
  協同創新中心與俗文化所聯合舉辦“蜀錦影像民俗志”項目見面會(2018/3/26 16:54:27)[8799]
  望江詩社重啟(2016/1/19 16:49:17)[5616]
  2015-2016年秋季學期古代文學專業讀書會圓滿結束(2016/1/19 16:45:33)[3875]
  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系列講座第16期安排表(2004/3/23 17:11:08)[14307]
  四川大學2004年碩士研究生報考參考書目(2004/3/23 9:02:33)[36949]
  四川大學招生就業概況(2004/3/18 10:11:48)[14676]
  人材培訓新動向(2003/6/13 17:15:50)[10894]
[更多... ]


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 版權所有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四川大學文科樓2樓(望江校區) 郵編:610065

電話:+86-28-85411348 電子郵箱:suwenhua.scu#163.com (請發郵件時將“#”符號替換為“@”符號) [管理入口]
水果机闯关 快乐飞艇实时开奖 广西11选5选号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始 重庆快乐十分 有专门靠倒腾房子赚钱的吗 kk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mg4155电子游戏线路检测 华东15选5专家杀号定胆 11选五前三组选7码复式怎么选 14场胜负彩澳客网 球即时赔率 方块游戏能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五星3码必中 必赢客北京pk拾软件 童装批发店赚钱吗 澳门电子游戏破解